打造行业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注册投稿

兄弟资讯

热门关键词:
您所在的位置:兄弟资讯>>这些小鲜肉,你看得出他们都是女生吗?

这些小鲜肉,你看得出他们都是女生吗?

来源:未知 作者:匿名 人气:1516发布时间:2019-10-22 22:47:17

最近,美国女演员因陀罗·摩尔在参加一个活动时戴了一副极其特殊的耳环。耳环上镶嵌着今年迄今为止16名变性人遇害的照片。

Indyamore也是一个变性人。

她在今年艾美奖提名的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电视剧《pose》中扮演安吉尔·伊万杰斯塔,这也是有史以来女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演员人数最多的一部。

姿势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因迪亚·摩尔的生活。她曾经被性别问题困扰,并且不被家人和社区接受。她被《时代》杂志选为2019年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她出现在美国elle的封面上。更重要的是,她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方式来表现自己是一个跨性别的人。

到目前为止,“跨性别”已经成为时尚界乃至全社会越来越关注的问题。从模特april ashley和tracey norman,他们的职业生涯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因“跨性别丑闻”而突然结束,到卡罗琳cossey,她在20世纪80年代为跨性别者争取权益,以及越来越多的明星模特今天站出来说话,时装界作为最具包容性的行业之一,为跨性别者提供了更多的平等机会和更宽容的认同。

内森·韦斯特林

从“火焰女孩”到“滑板少年”

例如,今年3月,深受t台和奢侈品牌喜爱的“火焰女孩”娜塔莉·韦斯特林(natalie westling)正式宣布,她已经成为一名跨性别者,并将以内森的名义开始新的生活。

娜塔莉于2014年首次进入时装周,红发冷面,凭借其出色的身材比例和令人印象深刻的“男模步伐”,很快赢得了许多青睐。后来,时装秀、广告和杂志封面都成了自然的事情。

然而,娜塔莉以极其女性化的方式出现在公众面前,她对性别认同深感困扰。她通过滑板和其他方式表达了自己的焦虑,直到她变得诚实——她是一个被困在女人身体里的男人。

因此,在2018年10月完全消失了6个月后,她以内森·韦斯特林的身份回来,体重增加了20磅,声音变粗了,头发被剪短了,她面临着一个未知的职业。有许多困难,但至少内森认识到自己并做出了勇敢的选择。

时尚领域的包容性和他作为模特所扮演的各种角色最终使他与自己的性别认同达成了和解,多年来不再遭受“我甚至厌倦了生活”。

andreja pejic

打破“雌雄同体”的标签

对于家庭来说,让我们更早地认识到“跨性别”这一话题的模式应该是安德烈娅·佩契克。在2011年接受变性手术之前,她被贴上了“雌雄同体”的标签。同时,她参加了让·保罗·高尔蒂埃(jean paul gaultier)的男女服装展,还获得了“世界上最美丽男人”的称号。

尽管当时她的事业和注意力都在蓬勃发展,安德烈娅·佩伊克实际上从三四岁开始就意识到她与其他男孩“不同”。她喜欢女孩的化妆品,并且经常幻想长大后会怎样生活。

也许“性别模糊的美丽”被认为是一种天赋或礼物,但是对于像安德烈亚·佩契克这样有性别问题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认知斗争过程。因此,从2014年开始,她接受了变性手术,并以“完整女人”的身份回归。

安德烈娅·佩吉克(Andreja pejic)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尽管我面临许多考验和磨难,但我将永远做我自己。有人曾经告诉我,我变成变性人后就没有未来,我变成女人后也不会成为模特。但是现在,我已经向世界证明了他们是错的。”这种声音对有同样问题的人来说是一种鼓励和突破。

valentina sampaio

第一个赢得Vimi广告的跨性别模特

虽然今年的Vimi秀不幸被取消,但我们也收到了另一个惊喜消息——维多利亚的秘密粉色系列广告迎来了第一个跨性别模特瓦伦丁娜·桑帕约(valentina sampaio)。

从八岁开始,一个被医生认定为心理性行为的女人,成年后就接受了正式的手术。现在,瓦伦丁娜·桑帕约,有着一张很深的脸和一个紧凑的身材,已经成为一个热门模特,为变性人树立了一个里程碑。

对于瓦伦丁娜·桑帕约来说,她的幸运在于她的家人始终如一的支持,作为一个女孩长大,能够做她想做的事情。尽管她在工作场所和社会中也经历了偏见,但这增强了她为这一群体争取言论自由权的决心。

正如一名巴西记者所说,瓦伦蒂诺今天的成就代表了媒体和时尚界对这个跨性别群体的支持。“这是时代的进步。她作为一个美丽的女人出现在杂志封面上。”

krow kian

“跨性别”记录器

克鲁·基恩(Krow kian)以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2019春夏时装秀为高起点,开始了她的模特生涯,她是一个变性者,像内森·韦斯特林一样从女性变成了男性。

克鲁·基恩(Krow kian)因其强壮的外表和独特的气场而备受关注,12岁时与一家模特公司签约,但作为成年人,他仍然在性别认同的困境中挣扎。直到他最终决定接受手术,他还制作了一部关于他18岁退化的纪录片。

Krow kian希望这部纪录片将改变社会对变性人的态度,并给予像他这样的群体更多的宽容。尽管他已经摆脱了恐惧,但他对“渴望真实自我”的诉求让他决定大胆直言。

今天,在偏见面前努力争取的跨性别模式越来越多地进入公众的视野。正如自由承认自己身份的泰迪·昆里万所说,“我认为变性是没有任何错误的。我不仅是一个跨性别的人,我的工作也非常成功。”

性别作为一种生理现象,不能成为束缚自己的标签,也不应该被任意指责。当技术不够成熟时,跨性别意味着冒着生命危险。虽然医学可以支持这样的变化,但是对公众意见和思想的宽容和理解仍然需要努力。

我们总是期望每个勇敢和诚实的人都能获得同等的幸福和关心。

文章:带皮虾

来源:微博、豆瓣、ins、pinterest

责任编辑:匿名